記一件奇怪的事,或 I am a terrible story teller

大約是 2012 年吧,那時候應該剛剛高中畢業(很巧的是,當時應該正好是高考結束後不久,但我完全不記得兩者之間的關係了)的我從淘寶上(或許是門唱片)買了一張碟,很可能是《萬能青年旅店》,也可能不是,大約是爲了湊單,就從店裏的一些便宜的打口碟中又隨便挑了一張 Råd Kjetil And The Loving Eye Of God

現在的我和六年前的我都同意這是一張好專輯,那時候剛剛聽說有 post-rock 這種東西,覺得自己品味非凡,又挑到這樣一張豆瓣上也沒幾個人標的冷門專輯,頗爲沾沾自喜。關於這支樂隊,當時我並沒有在互聯網上查到多少有用的資料,甚至沒能搞清楚 Råd Kjetil And The Loving Eye Of God 究竟是一個樂隊的名字,亦或 Råd Kjetil 和 The Loving Eye Of God 分部是兩個人。那個奇怪的廠牌名:Goddamn I’m A Countryman Records,也同樣令我毫無頭緒。

後來,這張碟也就和許多其他的一樣,變成了躺在 iTunes 裏面的一小塊封面,非常偶而會想起來聽一次罷了。我在 2015 年和 2017 年分別由於好奇搜索,發現了這個樂隊的另兩張專輯和一張 EP,MattmarTitle UnknownRåd Kjetil And The Loving Eye Of God。但同樣,我也並未過多的留意它們。

昨天,我在 Bandcamp 上閒逛的時候,在某張專輯(我實在是想不起來是哪張了,也不想回去看歷史記錄)下面的推薦中看到了《岩石考 -yOrUkOrU-》,因爲封面和樂隊的名字很獵奇,就好奇點進去聽了,結果內容(果然)也很獵奇,但也有趣。於是我就接着在這個廠牌的主頁裏挑了一張封面看起來最有意思的繼續聽,幾分鐘後突然被驚豔到了。那時我正在焦慮地寫着照例被拖到了死線前最後一刻的文稿,於是就如磕大煙般買下了這兩張專輯(消費究竟是什麼的良藥呢?)。

半小時前,我打算在豆瓣裏添上這張好聽的專輯的條目,於是去 Discogs 上蒐羅它的資料,然後就看到了

Råd Kjetil Senza Testa are a Swedish band playing improvised experimental drone, ritual, noise and psychedelic space-rock. They were formed 2008 in Umeå, Sweden when the three projects/bands: Senza Testa, Råd Kjetil and The Loving Eye of God all combined as one four piece band, comprising: Råd Kjetil (aka Kjetil Landins, or just Landins), Senza Testa (aka PLT, or Jonas Rosén), plus EDI &amp MSV (of The Loving Eye of God).

世界真奇妙。